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开奖!《奥本海默》获“最佳影片”领跑本届奥斯卡,陪跑影片也有看点!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67

开奖!《奥本海默》获“最佳影片”领跑本届奥斯卡,陪跑影片也有看点!

第96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于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3月10日晚举办,各项大奖陆续揭晓。《奥本海默》获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在内的7项大奖领跑本次奥斯卡!(往期推文:排放核污水,抵制《奥本海默》,日本对“核”是敬畏还是无畏?)备受关注的表演奖项中,《奥本海默》的基里安·墨菲与小罗伯特·唐尼分获“最佳男主角”与“最佳男配角”。艾玛·斯通凭《可怜的东西》第二次拿下“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则由《留校联盟》中的达明·乔伊·伦道夫夺得。盛典之前,2023年的好莱坞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罢工。这场罢工始于五月份的美国影视编剧工会,编剧们担心人工智能的崛起会取代他们的工作,亦对流媒体时代的行业利益分配方式及薪酬待遇积怨已久。对于资本方而言,AI生成的剧本可以极大地减少人工成本及后续的版权费支出,但是AI的运转需要大量已生成文本的“喂养”,而这些文本的作者对“喂养”的过程是不知情的,这就造成了隐形的剥削。而对于流媒体平台而言,在隐藏播放量的情况下一次性“买断”作者的创意取代了之前有线电视时代源源不断的剩余报酬支出,亦是最大化了平台的利益。与此同时,曾经把握着“一剧之本”的编剧们不断地被边缘化。很快,代表16万电影和电视演员的美国演员工会也加入了罢工行列,不论是大明星还是小演员,没人愿意自己的精彩演出有朝一日被AI演员所取代。在全行业蔓延的危机感促成了自1960年以来美国编剧和演员工会的首次同时大罢工。这场创意劳动者与资本方的“战争”持续了五个月,令好莱坞几乎全面瘫痪,无数影视项目陷入停滞,许多本应于2023年上映的作品无缘与观众见面。目前,编剧们获得了阶段性胜利。美国电影电视制作人联盟(AMPTP)可以使用AI生成的素材,但承诺不能撰写或改写文学素材,AI生成的素材不会被视为原创作品,这是为了保护作家的版权不被AI破坏,作家也不能被要求使用AI软件。AMPTP还同意公开流媒体播放时长的保密数据,并据此向编剧们支付更多的剩余报酬。也正因如此,本土电影大量缺席使得今年的北美颁奖季显得格外“国际化”。虽说前几年奉俊昊执导的韩国影片《寄生虫》和华裔导演制作、华裔演员领衔的《瞬息全宇宙》已经在奥斯卡的重磅奖项上有所突破,但像今年这样有多部外语片入围最佳影片的角逐还是首次。虽然没法跟“芭比海默”的营销声量相提并论,但这几部外语片的口碑却不输前者。《坠落的审判》获“最佳原创剧本”法国影片《坠落的审判》由女导演茹斯汀·特里叶执导,以其对婚姻和家庭生活的敏锐观察及环环相扣的台词横扫了此前的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金棕榈奖、法国凯撒奖及“奥斯卡前哨”金球奖。本片的故事发生在法国的一个偏远山区,气质雌雄莫辨的女作家桑德拉和她的丈夫塞缪尔、儿子丹尼尔一起离群索居在这里。某天,一个文学系女学生慕名而来采访桑德拉,两人短暂地交谈后暧昧渐生,但这暧昧被塞缪尔在楼上突然公放的巨大音乐声打断,采访被迫中止。女学生离开后,桑德拉上楼去找塞缪尔,而预知到“风雨欲来”的丹尼尔则带着他的小狗去山间散步。当丹尼尔回到家时,小狗发疯似的冲向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塞缪尔躺在血泊中,早已没有生命迹象,而桑德拉不知所踪......这样的剧情完全可以当作《消失的她》式的高概念悬疑类型片处理,再打着女性主义的旗号大吃性别议题红利,但导演特里叶偏不这样做。在《坠落的审判》中,作案过程无关紧要,谁是凶手无关紧要,甚至连审判的结果也无关紧要,特里叶期望观众关注的是我们每个人将如何思考这个过程,并在没有“真相”的情况下作出自己内心的选择。在丈夫塞缪尔离奇死亡后,案发时曾与其独处的桑德拉成为了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女作家疑杀夫并在自己的小说中‘预演犯罪’”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惊悚新闻。但这场审判缺乏辅助检方或被告方任意一方的关键证据。据法医的鉴定报告显示,塞缪尔在从阁楼坠落之前,头部曾遭受致命撞击,但无法断定这撞击是人为亦或是意外造成。检方坚持认为桑德拉谋杀亲夫。案发那日,她与塞缪尔因为女学生的事情发生口角,桑德拉用钝器击打塞缪尔头部,然后将其推下阁楼。但被告方证人不仅否认了虚无缥缈的“暧昧”,还以桑德拉的身高体重等生理条件限制回击她即使有犯罪动机,也无犯罪能力。而塞缪尔头上的钝器伤也完全有可能是下坠过程中撞击到楼下的棚子所致,棚上本应沾有血迹,但雪化成水流到地上,没有DNA痕迹留在棚顶也很合理。就当一切都向着有利于桑德拉的方向发展时,检方提供的夫妻二人的争吵录音扭转了局面。原来两人之间积怨已久,女学生的到访不过是一个导火索。桑德拉与塞缪尔都热爱写作,相识之初,他们曾是彼此的“灵魂伴侣”。不同的是,桑德拉的写作事业风生水起,一本接一本地出书,而塞缪尔却一直停滞不前。自然而然地,塞缪尔成了那个承担家务、照顾孩子、为妻子的事业做后盾的人,但他的个人时间被无限地挤压,越没有时间,越没法写作,如此陷入了恶性循环。而桑德拉却认为丈夫所谓的奉献不过是为他在写作上的“无能”寻找借口。在任何形式的亲密关系中都会有这样的问题,多付出的人渴求对方的感激和认可,享受付出的人却并不领情,因为他们从未要求对方这样去牺牲。生活琐事中的怨气一点点累积,摧毁了曾经的爱意,但真要去审判究竟是谁的过错,又根本说不清楚。没有谁的生活能经受得住抽丝剥茧的审问与反刍。直到故事的结尾,检方与被告方始终在相互拉扯却没人能拿出“真相”。在这样的情况下,患有视觉障碍的儿子丹尼尔的证词成为了以情动摇法官和陪审团的关键。丹尼尔希望能还父亲一个公道,但在未知真相的情况下,他不能再“失去他的母亲”。就如同桑德拉最初在与女学生的谈话中所说,她的小说是虚构与现实的结合,而我们的记忆又何尝不是虚实相生?在不知道真相,或是不愿接受真相的情况下,我们能选择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好过”而虚构一个真相。法官最后判定桑德拉无罪释放。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已经混淆,丹尼尔虚构了属于他的真相,而属于每一个观者的真相,导演将决定权交给身处其中的我们。《坠落的审判》定档3月29日于中国内地院线上映,这场酣畅淋漓关于人生真相的辩论,值得入场一探究竟。《利益区域》获“最佳国际影片”及“最佳音效”英国与波兰合拍片《利益区域》和《坠落的审判》有着同一位演技精湛的女主角桑德拉·惠勒,惠勒在本届奥斯卡的出场频率如此之高、表现如此之好,奥斯卡真的欠她一座小金人!《利益区域》是一部很“出格”的大屠杀电影。以往的大屠杀电影或是以犹太人受害者的视角展开(如《黑暗弥漫》,往期推文:纳粹占领波兰,她和家人在下水道偷生14个月......),或是围绕某个出身平民的拯救者叙述(如《辛德勒的名单》),又或是慨叹某个无端被卷入其中惹来杀身之祸的可怜人(如《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无论如何,这场罪恶的种族灭绝中的反派绝不配成为任何一部大屠杀电影的主角,毕竟歌颂绝境中残存的人道才是反思这场人道主义灾难时世界公认的“主旋律”。但《利益区域》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黑暗弥漫》凤凰卫视电影台3月12日18:55 即将播出在与奥斯威辛集中营一墙之隔的房子里,纳粹指挥官鲁道夫·霍斯和他的妻子海德薇格正在为他们的家庭打造梦想的生活。影片对霍斯作为纳粹指挥官的工作场面几乎没有着墨,也没有像大众所设想的那样,把他描绘成一个嗜血如命的刽子手。本该被强调的屠杀在“日常化”的过程中被淡化,而刽子手的麻木更加凸显了其冰冷残酷的底色。对于霍斯一家而言,接手集中营的工作只是他们实现阶级跃迁的一种方式。仅仅一墙之隔,他们生活在花草繁茂的人间天堂,而囚于集中营的犹太人们则陷于人间炼狱。影片中没有一个画面展现残酷的杀戮,但极具临场感的音效却将杀戮通过听觉呈现给观众。就在霍斯一家安享太平的时候,不远处的枪声、嚎哭声不绝于耳。但习惯了这一切的霍斯一家却把它们当作无关痛痒的白噪音,甚至是派对玩乐的背景音。霍斯一家的生活越是岁月静好,观众所能感受到的恐惧就越深刻,那是因为我们对屠杀的恐惧并不只在于屠杀本身,我们更恐惧的是他者的麻木,甚至是自己的麻木。而这样的麻木也不仅存在于某场战争,或许已经被我们习以为常。在霍斯看来,他不过就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而打一份工,焚烧炉里灰飞烟灭的是鸡鸭猪狗还是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当既得利益者的傲慢掩盖了道德廉耻与人性本善,《利益区域》早已逾越了大屠杀电影“反思与反战”的常规立意,凝视历史,亦是烛照当下,它痛斥的是每一个局外人的冷眼旁观。《过往人生》陪跑本届奥斯卡美国与韩国合拍片《过往人生》终于跳脱出了亚裔移民在美国生活中家庭叙事的樊笼,年轻的二代移民们不再继续与传统守旧的原生家庭抗争,而是开始了与自己内心的对话。《过往人生》包裹着一层“三角恋”爱情故事的皮:20世纪90年代的韩国,青梅竹马的娜英与海岭情窦初开,但青春期暧昧含蓄的情感却因女方家庭突然移民加拿大戛然而止。12年后,已改名“诺拉”的娜英在纽约当编剧。她在社交网络上找到了依然在韩国的初恋海岭,两人虽然身处地球两端,但依旧被彼此所吸引,通过视频通话续上了前缘,隔着电脑屏幕知无不言地与对方分享自己的生活。直到某一天,娜英认清了这段情愫的虚无缥缈,选择中断与海岭的联系。又一个12年过去了。娜英已经在纽约成家立业。就在此时,她与借口来美国出差的海岭重逢,这让她平静的生活再次泛起涟漪......娜英会用佛教的“因缘”形容她与海岭的关系。因缘的意思,因是主要的原因,缘是助缘。如一粒种子播在土壤里,须要仰赖天候、气温、水分、阳光、土壤的帮助,种子是因,缘帮助它发芽成长。世间各种现象的生灭,都是因缘和合而成;因缘不存在,现象就会消灭。娜英与海岭有“因”却无“缘”,自然就不会结“果”。对于娜英而言,海岭意味着故乡,意味着她的过往人生。她在那里出生,却无缘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对于无数的游子而言,故乡会时不时地被想起,时不时地被想念,但是为了自己所追逐的新生活,又不得不被舍弃。娜英不会拥有海岭,但她拥有现在丈夫的爱,不同的人当然无法替代,但是,她当年留下的和多年后得到的,却实现了某种守恒。不纠结于过往人生,也启迪着每一个离开故乡的人——珍惜此地与此刻。《可怜的东西》获“最佳女主角”、“最佳艺术指导”、“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最佳服装设计”;《芭比》What Was I Made For获“最佳歌曲”最后还值得一提的是为“石头姐”艾玛·斯通再夺“最佳女主角”的《可怜的东西》。《可怜的东西》因其对女性议题的关注而被视为“进阶版”《芭比》,但也因为大尺度裸露场面和“男性导师”对女主角“提点”和“驯化”情节的反复出现而饱受争议,终究是形式大于内容。但就像《芭比》被批评是由累牍连篇的女性主义宣言堆积成的童话故事,只要让小女孩知道,童话故事的结尾也可以没有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对“理想生活”的重塑本身就已经是意识形态层面的莫大进步。AI的发展、流媒体的冲击重塑着电影工业的运转模式和观众的观影方式,经典好莱坞式的剧本或许有一天终会被人工智能生成的文本所替代,但电影人们在题材立意与视听语言上的大胆实践与创新总会为电影寻一条新路。战争、种族、性别……96岁的奥斯卡看似在重复自己,旧事重提,但新瓶装新酒,仔细观赏完每一部入围影片,都是不一样的味道。第96届奥斯卡获奖全名单:最佳影片:《奥本海默》最佳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奥本海默》最佳男主角:基里安·墨菲《奥本海默》最佳女主角:艾玛·斯通《可怜的东西》最佳男配角:小罗伯特·唐尼《奥本海默》最佳女配角:达明·乔伊·伦道夫《留校联盟》最佳原创剧本:《坠落的审判》最佳改编剧本:《美国小说》最佳国际影片:《利益区域》最佳动画长片:《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最佳纪录长片:《马里乌波尔20天》最佳剪辑:《奥本海默》最佳摄影:《奥本海默》最佳视觉效果:《哥斯拉-1.0》最佳艺术指导:《可怜的东西》最佳化妆&发型:《可怜的东西》最佳配乐:《奥本海默》最佳歌曲:《芭比》What Was I Made For?最佳真人短片:《亨利·休格的神奇故事》最佳动画短片:《战争结束了》最佳纪录短片:《最后的修理店》最佳音效:《利益区域》最佳服装设计:《可怜的东西》来源:凤凰卫视电影台编辑:福尔魔歌、Remi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